shoebox

不屬於”不雅語言“的字句所能造成的傷害,真的比不起畢業生的一個字。

八月六日,星期六下午,三點中左右。我悠閒地逛著我家附近的漫畫店時,店裡正播放著本地某個頂尖流行音樂電台的節目。節目中兩位主持 人,一男一女,正討論著最近“某所大學”的畢業生在畢業致辭中無意煞出不雅字眼的話題。我本身認為這話題已變成了媒體放縱性的煽動報道,所以本來也不多加 留意。但在這電台的某女主持人問某男主持人他是否是畢業於這所大學時,男主持人很快的回答:“沒有沒有沒有!”並大笑他要在此“劃清界限”,澄清自己是 “另一所大學的”。單純的四個字“劃清界限”突然像把鋒利的刀鋒刺進心裡。身為這“某所大學”的畢業生,我突然覺得這某男性主持人的選詞用字不止不切當,甚至覺得他在暗示著畢業於這所大學的畢業生在行為舉止上都屬不恰當的。他彷彿就覺得若自己畢業於這所大學會是一種恥辱。身為一個“頂尖流行音樂電台”的DJ,

  • Zhang Zhengyong Johnson
    Zhang Zhengyong Johnson
2 min read
shoebox

盧廣仲《七天》像一部短篇小說

注:以下的分析與評論不代表歌手與專輯製作人的立場,純粹是本人單一的分析與言論。當初在電台上聽到盧廣仲的《Oh Yeah !!!》時,有一種“Oh no”的感覺。歌曲固然好聽,但我擔心因為《早安!晨之美》與《Rock N’ Roll的Style》的受歡迎程度,盧廣仲以後可能就只寫這一類型的歌,就好比如阿牛在《對面的女孩看過來》後,就沒有感人肺腑的《哭》了。這一切的顧慮,在聽到《I NO》過後全然消失,而且更讓我確信我應該買他的新專輯聽聽整張專輯。

  • Zhang Zhengyong Johnson
    Zhang Zhengyong Johnson
5 min read